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3月28日  

2010-03-28 19:17:2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 关 印 象

 

武关是离故乡比较近的一个集镇,由于行政区划归属丹凤县,故而经过的次数很多,真正踏上这块热土的时候却很少。

少年辍学后,一边在生产队劳动,一边忙里偷闲读书。记得叔父和父亲给我讲屈原《卜居》时,列举过发生在武关这个战略要塞上的许多人文典故。楚怀王不听屈原忠谏,被拘于武关,囚禁至死;秦末刘邦率义军走武关,成帝业;邓晔得武关,灭王莽;赤眉入武关,汉室动摇;桓温及刘裕军破武关,前秦后秦覆没;唐代郭子仪整军武关,吐蕃夜遁;黄巢进兵武关,转战中原;红巾军占领武关,“三辅”惊恐;李自成出武关,后建大顺;白莲教、太平军、义和团攻武关,震撼清廷;1932年,贺龙率红三军过武关、击败国民党刘振华部,胜利北上。真可谓“武关巨防,一举而轻重分”矣!

第一次去武关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个早春清晨,“文化革命”武斗还闹得正凶。阳春三月,山上的树已开始返青;一群群男女老少,搬着凳子坐在麦田里锄草;一行行黄橙橙的油菜花点缀着一行行清油油的麦苗;山桃花无力地在荒山野岭里寂寥地怒放着;一只只鸭子在粼粼碧波的武关河里悠闲地寻食。一个人孤单地赶路,边走边扫视着“打倒×××”的派性标语,无意识中,走过了段家湾。来到曾家沟口,抬头向西看,让人眼前一亮,河南哪块开阔地和宽畅的武关河,将距离两公里外的武关古城堡一下子拉到了眼前。两岸险峻的高山,关前深深的河水,真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关隘!走过七里砭,站在城后未改建的312国道上,武关镇的街道、城门、房舍尽收眼底。水绕三门,一山截断东西来路,这险要的地理环境,真是兵家必争之地,沉思中,脑际中漂浮着那些翻滚的历史风云……

与铁峪铺河南陈氏家族联姻后,武关便是我不经过已别无选择的路径。逢年过节、赶集赶场,频繁地穿梭于古镇之间。记得有一年初冬的星期六下午,我和妻子用架子车拉了4斗苞谷去铁峪铺买猪。走到武关,夕阳已慢慢地沉入西山的怀抱。七里砭到武关有3公里路全是上坡路,妻子身体瘦弱,说是帮忙推,其实也只是手搭在车上而已,那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极大的气力。我沿公路一边左右拐着减缓坡度,一边躬身拼力地拉,汗水湿透了衣衫。大概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车子拉上武关镇后的高坡处。我又渴又饿,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停在路边休息,正好遇到妻子叔伯房的梅姑妈,把我们叫到家里,烧了些苞谷甑子黄酒,虽然放的是糖精,但那甜味沁人心脾,让人至今记忆犹新。我虽然在生产队劳动过两年,但那时年纪小,多是跟着妇女一块混工分,这次却让我尝到了生活的无奈和艰辛的味道。

也许是有过艰辛和困惑的经历吧!几十年来,我对得到的很珍惜,很满足。也许是这种满足,让意志很快地消沉,失去了很多机遇和追求。

进城后,生活环境和状况好转了,再经过武关的时候,多是车来车往。即使是随市文联组织的艺术家采风,也只是稍事逗留。看着快速变化的武关古镇,偶尔也会生发出许多暇想。

二OO八年冬天,为了给武关镇作宣传,在金华的相邀下,我又再次走进了古镇。

镇党委书记和几个要好的人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作为《山泉》刊物的主要负责人,我想先采访相关人员,看一看各村、各行各业的发展情况,更想了解那些散落在历史岁月中的人文古迹。可镇上的几位领导是请金华来写字的,小车将我们拉到西河一家独院,走进二楼客厅,笔墨纸砚已经准备妥当,金华只得进入了艺术的创作状态。

天气阴沉沉的,隆冬给人一阵阵的寒凓。偌大的客厅里,一个小小的火盆,无法彰显出她的暖意。五六个求字的人,都是有备而来的,除了他们自己,还想给企业老总、镇长、站长代求。几个小镇上的文人,商量着要写的内容,吟咏着“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等历代名家的名句,相互交流着看法。无论是“卖弄”还是“显摆”,我感到武关就是武关,这里不仅关隘有名,普通人爱艺术,也都还有一定的文化底蕴。我一边纠正着句中的误差,内心涌动着许多崇敬的心情。

在冷颼颼的客厅里,金华写了四个多小时,创作了20多幅作品,直到午后1时多,在无奈和惋惜中,离开了写字台。

接待方中午在一家酒店里准备了很丰盛的午餐。酒是六年西凤,这在乡镇无疑是高规格的。金华出了力,也把艺术才华表现得淋漓尽致,几个求字者执意让金华坐首席,虽然金华一再谦让,但主人还是硬将金华按到了主宾席上。席间敬酒也极尽奉承恭维之词。

平常的日子,包含着很多丰富的内容,抛物线往往比直线更柔美。太多的功利,失去了颜色的调剂,会显得是那样的苍白。

饭后,我仓促地收集了镇上的资料及照片,与丹凤县包乡镇的常委、赵部长联系了一下,登上了西去的便车。回首傍晚的古镇,昏暗中,让人感到黯然失色。是人太势力的原因,还是礼仪,道德伦理观念的缺失?那阴影在我的心头久久未能抹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