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3月9日  

2010-03-09 20:04:1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     年

 

亲家今年买了新房,要儿子陪他们过年,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我欣然地应允了。

腊月23日,儿媳学校放了假,亲家让儿子将孙女一块送回家陪我们团聚。尔后,儿子又返回单位上班。天一连几天总是阴沉沉的,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有几天秦岭车辆通行都很困难。我怕儿子来去太匆忙,提前约几个侄儿回故乡祭扫了祖坟。腊月29日,亲家让儿子和司机接走了儿媳和小孙女,女儿一家陪我们夫妇团年。

二十多年了,儿子没和我们分开过过年,虽然情在理中,可心里总有一些失落的感觉。

生活的阅历和文化层次决定生命体验的深度。或许我的情感神经太脆弱了吧?脸上虽溢满笑容,心中却郁郁寡欢。

年三十那天,我贴了对联,照样写了“天地君亲师位”和“胡氏堂上宗祖”的香火牌位贴在墙上。将近黄昏时,我下楼走出后门,在路口画了一个圈,点燃纸钱,口中呼叫着父、母,爷、奶及胡家的先祖,请他们来小楼团年,当念叨起那智慧超群,一世不幸的叔父,心内顿时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酸愁……

返回小楼,在香桌前烧了香、表,放了炮,举行了还年仪式,我像完成了一件神圣的任务,心中异常舒坦。呵!这就是过年了。

过年意味着什么?是辞旧迎新?是一个全新岁月的开始?是“天增岁月人增寿”?困难的年月,大人们盼望又一个丰收年,小孩子盼望过年穿新衣,吃好饭,放鞭炮。如今人民富裕了,家家天天在过年,人们对过年已没有了多少兴趣,能看到的年味大概是挂红灯笼、贴对联、放鞭炮和祭祖了。我想,这虔诚地跪拜是在重复着几十年来的记忆吧!

记得很小的时候,是父兄们领着去祭祖。对那一座座荒冢是模糊的。如今,看着那山山岭岭下的一堆堆黄土,似乎看到这些胡氏的先辈们,为传承这支从安徽走来的血统,在这病穷的土地上挣扎……

五十年代每当还年的时候,家族们都端来猪头蒸馍等贡品,来堂屋烧香、烧纸钱、敲罄,迎接祖先们回家过年。那过年的味道,久久地笼罩着一个个山村。那种传统的礼节和规矩,影响了一代代人纯朴、道德品质的传承。

六十年代初,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开始了,破除迷信之风已刮到了每一个穷乡僻壤。家族观念开始淡漠了,大家不再在一起团年。每到腊月23日,我端个凳子搭脚,将香案擦洗干净,摆好祖宗牌位和族谱,24日,我们一家烧香礼拜,举行接祖仪式,迎接祖宗回家团年……

“文化革命”开始了,“红色风暴”席卷全国,“破四旧,立四新”、打倒一切、怀疑一切,人们的心早晚提到嗓子眼里,没人再敢祭祖了。族谱烧掉了,市面上连香表,火纸也买不到。处于对早丧母亲的怀念吧!每到腊月二十几,我捡来柏子壳,用碓舂碎,用筛子筛成细沫,削好竹签,用米汤滚制出香;用印版、墨汁在白纸上印出冥币;三十夜里,和哥哥悄悄地到母亲坟上烧化,在厨房案板后边的墙上贴上“胡氏堂上宗祖”的牌位,烧香、朝拜,偷偷地迎接祖先们回家团年。

我感到这不是落后,要墨守陈规,这是自我道德意识的再现。他并没有影响我坚信马列主义,在公与私,是与非面前我是立场鲜明的。这只是我对人类文化遗产的一种选择。

改革开放后,人们走出误区,从辩证的角度诠释这个问题。春节是民族传统节日,人们祭扫祖坟,是对先辈的缅怀,是对优良传统的传承。于是,大多数人都抛弃迷信的说法,又理直气壮地跪拜在祖宗墓前……

许多年了,三十夜我陪着儿子为祖宗们添香、守岁,我想这是给儿子做表率,以身作则,教导他继承传统。可今年儿子在铜川,我自己写的祖先牌位,我也明白祖宗不会来小楼接受香火,可自己仍一次次在坚硬的地板上跪拜,这是为了什么呢?我拍拍疼痛的膝盖问自己。是为了自省自励?是为了感恩思亲?是为了传承美德?这复杂的情思,也许不是,也许都是。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