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5月3日  

2010-05-03 16:10:1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父亲立碑

 

 

清明节快到了,胡局长想给他父亲立块碑,约我到西街去看看。城建局斜对面,长新路靠虎坡的街道边有三家打造石碑的个体户。有大理石料的,有青石料的,有l米高的,有l米8高的,还有镶嵌着盖顶和对联的带楼子的石碑。胡局长的父母去世也数十年了,安葬时没修墓,我建议买带镶嵌的,这种好看一些,胡局长兄弟俩,到底立什么碑,还得回去商量。

浴着早春暖融融的阳光.我也仔细地看了几种石碑样子。心中即意识到:也该给老父、老母立块碑了。以前曾经和哥哥商议过几次,只是想等儿子们都有子女了再立,故此一直拖到现在。父亲病逝已二十年了,当年修的墓看起来还可以,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变化,人们修墓也像建新村一样地赶时髦,看起来实在是显得简陋了。

立什么样的石碑呢?碑文写些啥呢?按常规右侧抬头写上“生于某年某月某日,殒于某年某月某日”;中间写“故显考(妣)某公(母)某某大(孺)人之墓”总字数为十一字,生老病衰死5个字,落脚点要在生字上.意为早点超度人生;左侧应刻上子女及孙辈,曾孙辈人名。我们如果也这样地写,能表达了我们的心意吗?二十年了,二十年父亲一直活在我们心中。他的为人,他的品德,他的一生,仅此一通碑能表达得了吗?乾陵武则天的无字碑,有多少名人墨客评说?我想立碑者之意。恐怕嫌小小石碑无法记录她的贡献和功绩吧!一个凡人一个饱经世道沧桑的凡人,自然无法和历史名人相媲美,但凡人的品德、凡人的为人、凡人的处世之道却可与山河共存的。

祖父早丧,年仅十八九岁的父亲,将两个年幼的弟弟和一个妹妹养大成人;两个孤苦无依的叔父也是他养老送的终;毛爹病重,父亲从捉马沟教书回家,端着肉丝挂面喂饭的情景,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叔伯哥哥家破人亡,是他将两个无依无靠的侄儿侄女抚养成人……他为什么?他只是想尽到一个做人的责任,帮困扶弱,做一个宽容善良的人。

母亲早丧,对我们这些子女,父亲既慈爱又严肃。吃穿饱暖,他件件记在心上。鞋烂了。父亲买回新鞋亲手给穿上,看是否合适;有一年冬天,腊月了继母还没给我做棉袄,父亲怕我穿烂棉衣冷,把他的毛衣脱下来给我穿在身上;家里改善伙食,他要看一个个碗里舀的饭是否足;十八岁那年我偶感风寒,高烧不退,他请医生给我看病打针,把我搂到怀里照看着睡。生活上虽然很关心,在做人处事上却要求很严。一是一,二是二,不许有半点越轨。他不但讲道理,善于观察我们的心理变化,也很严格地要求自己,用行动给我们做表率。夏日正午,干完集体的活,饿着肚子又要干自留地的活,五十多岁的人了,总带头和我们一起做,劝他休息也不休息。他不喜欢占小便宜,生活再困难,宁肯饿肚子吃野菜,也不食嗟来之食。别人挖花生,挖红芋,扳包谷,扎个腰带尽怀包装满;他不装,也不许我们装。这不是因为他是“监督对象”的原因,其实我们要仿效着干了,别人也不会说,只是他要我们养成公正无私的品格。而这种优秀的品格却影响了我一生,正如我和王局长说笑话一样“再有权力的官,让我当都糟塌了。”……

母亲能干又很贤良,父亲年轻时是一个享惯清福的人,教了二十多年的书,也很少吃苦、干农活。在家里,母亲每顿都要炒几个菜精心地伺候着他。1956年母亲病逝,1958年反右中又因“历史问题”被处理回家。雪上加霜,无人理解,继母又不善持家,内外的压力逼得父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为了我们这些年幼无知的子女,他把泪水吞进肚子里,忍辱负重地活了下来,将我们一个个抚养成人,这种血肉之情,这种无垠的真爱,我们该在碑上写些什么呢?再大的石碑,再华丽的墓碑都显得那样地苍白,只有矗立在我们心中的碑是真实的。我想,墓碑写什么只是给世人看的,写上“品德流芳千古,精神与世长存”也可以,刻上“高风传千里,亮节昭后人”也行,作为子孙,父亲永远是我们心中的丰碑。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