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处处芳草布谷声  

2010-09-28 15:03: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夏的一天,应赵川镇柴传林书记之邀,到石柱河去看新农村建设。

赵川是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对老区的许多传说知道的很多,而真正踏上这块热土已是改革开放后,这里做为边贸集镇实施重点开发的时候了。

清晨,坐上县城开往白鲁础的班车,走走停停,摇晃到赵川已是11点多了。看着新修的办公楼和街道,雨后的山川更显得格外地苍翠、清新。

吃过午饭,随柴书记、田镇长和张镇长一起看了淤泥湾新修的滔河大桥和300亩平整土地,又向石柱河移民新村驶去。赵川是自然条件比较好的乡镇,俗有“金富水,银赵川”之说。不过,偏远高寒山区,好只是相对更贫困的地方而言,穷是肯定的。我想,好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在我的印象中,石板房、破草棚肯定会占一定的比例。听父亲说,赵川包谷酒多,包谷糊汤是有吃的,总体经济状况还很落后。我心里估摸,新农村建设肯定不能与富水、党马、试马、过风楼、太吉河、梁家湾、这些国道、高速路沿线比,顶多也就是石板房搪了白墙,“外面光”,好看一点罢了。

拐过东岳坡移民点,小车开进石柱河不远,让我眼前一亮,一眼望去,几公里开阔地的两岸,一排排瓷砖贴面的楼房隐匿在花木绿荫之中。这让我大吃一惊!

走进原石柱河乡政府遗址,这里已改建为福利院。前后左右都是两层小楼,一间间整洁明亮的房间、院落里散落着悠闲、恬静的孤寡老人。柴书记等领导寻问福利院的管理情况,我在花园旁转了一圈,即到周围的农户去走走。一家家院落里都实行了“三改”、雪白的小楼前,硬化的院子里栽种着紫荆、月季、石榴和不知名的花木、自来水进了厨房、太阳能热水器和电视天线接收器凸现着深山里的现代化气息。这样的生活环境、城市高楼里的“鸟笼”能与之相比吗?我对张镇长说,“这像有钱人家的‘别墅’”。

小张镇长说:“这里人卫生习惯好,80%的家庭都安了太阳能热水器,90%的家庭都有了电视。”

“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啥呢?”

柴书记和田镇长说:“前几年靠外出务工挣回的收入,这几年,主要还是靠农、林、牧业生产。”

我环视山上的森林,规模化的养殖场,满地丰收在望的庄稼,心头不禁涌动着喜悦。城市化进程是一个很遥远的目标。即使实现了城市化目标,大片的农村土地就不住人了吗?没有人从事农、林、牧业生产,城市人靠什么生存呢?我以为,发展地方经济应该是各级党委、政府的主要职责和任务。

小车在平坦的水泥路上奔驰,我目不转睛地扫视着两边的村庄田野。从石柱河到双龙,从双龙到马蹄店,三个村在一条流域的连片线上,可惜我没有找到一间石板房,两岸都是新盖的砖房和在建的楼房……

记得内乡县衙有这样一幅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勿说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一个乡镇领导,“九品中正”,不足为奇。但要担当起这个职责,为一方百姓造福,职位高低,看来并不重要,关键是个人的作为。

柴书记边走边给我介绍这里的建设规划,地理、人文状况,讲党耀初和解放战争的故事,讲马蹄店出了几个“豺狼”(才郎),说着说着,我想起了父亲曾经任教的学校。问起柴书记,正好就在党耀初居住的那个屋场上,柴书记引我看了党家的祠堂和党耀初故居。我怀着崇敬的心情走进了父亲曾经任教的学校——马蹄店小学。

学校在一个古典式门楼的院子里,一幢两进,教室在第二个院子最后一排房子里,一共9间屋。近年学校撤并后,这里已没有了学生,院子里长满了草,屋面、墙壁、门窗都很破旧,一片狼籍不堪的样子。我在教室前肃立了片刻,心中生出许多感慨。这里是父亲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我要来造访它,是对父亲的缅怀,还是要了却心中的夙愿呢?也许是要记住已被人们忘记了那个沉淀的岁月和那些痛苦的往事……

走到前院,一对年近七十岁的老夫妻正在忙着择菜,洗衣服。他让进屋坐,我问起五十多年前的胡老师,他依然记忆很清,点着头,微笑地答应着。按推算,他应该是父亲的学生。柴书记说:“胡主任就是胡老师的儿子。”老夫妻似乎多了一份热情……

看着一片片染黄河谷的小麦,听着布谷清脆的叫声,在无限忐忑中离开了马蹄店新村,乘赵川镇的小车返回了山城。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