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小桥 (原创)  

2010-10-23 21:20: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的小桥

 

小车沿着弯弯曲曲的通村水泥路奔驰,青青的麦苗在寒风中张扬着生命的希望和毅力。拐过冬青树崖,老屋尽收眼底,一股熟悉的热浪扑面而来。看着哪些闭着眼睛也能说清的一草一木,我在心里暗暗地说:异乡的游子又回到了久违故园的怀抱……

灵秀的山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牛山还是那样地温驯,敦厚,西山还是那样地乖巧.宽容;大山、阳坡、中梁.东岭和袁坡看着散落在开阔地的小山村发呆;清清的溪水不经意地,慢慢地流着;斑驳的森林轻吹着长笛,像生存在这块充满希冀土地上的人群一样,日子总是那样有滋有味,悠久而绵长。

小车驶过东沟口拐上了小桥,缓缓地停在玖朝家道场边的老核桃树下。还未等我们打开车门,兄嫂和侄儿们已拥到了车前。几年没回老屋的妻子带着儿媳和孙女回来了,大家只和我打了个招呼,就忙着与妻子、儿媳攀谈,逗小孙女玩,似乎忽略了我的存在。

我仔细端详着这数百年的老宅,在我的记忆中她并没有多大变化。只不过是一次次地扩大,翻新。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多年,人生最宝贵的年华留下了满目疮痍的信息。房比以前新了,树比以前少了,水比以前小了,只有那小桥似乎是拉近空间距离的创意。

记得很小的时候,小河里的水似乎很大,很清,回水弯的水潭中有很多鱼。门前的石步桥是由几个很大的石头组成的。母亲经常在小河边洗衣服,我要到河对岸去采野花,还得妈妈抱着我送过小桥。

不知是母亲在我的生命历程中停留的太短,还是我对太少母爱的珍惜,母亲的每一个音容笑貌,似乎永久地刻录在我的记忆里。小桥边她送父亲去学校,小桥边她送大姐回家,小桥边她送大舅和表兄嫂……也许是钟爱吧,在故乡生活的日子里,每年雨季过后,我总要找石头搭起门前的石桥。

离开故乡走进了小城,父亲每次总是千叮咛、万嘱咐地将我送到河边,看我走过石步桥,登上东山的大岭。那企盼和关注的目光,至今依然滞留在我的记忆中。当年我并不十分珍惜,或许不完全理解每周六道场边老人孤独身影的感受,送子到小溪边的心情……

父母病逝后,每次回故乡,总是哥哥或忠明哥、忠启哥送我到小河边,虽然没有父亲哪样没完没了的交待,道别声中也饱含着企盼和希望。

老屋修通了简易公路,小车可以开进山沟了,可小河隔断了通途。每年过年或节假日回家,总是兄、侄们帮着将东西搬回家,临走又送上车。还是前几年扶贫重点村建设才修通了这座小桥,小车才能开到道场边。

哥哥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沉思。妻子和儿媳与婶嫂们唠叨着家长俚短,我和儿子分头与兄侄们上老坟祭祖,从这条沟到那条沟,从这架山到那架山,带着虔诚的心意与职责,直忙到正午才祭扫完。

短暂的相聚后,我们要返回山城了,兄嫂和侄儿们都送到小桥边,桥虽然变了,送行的人也变了,但那股依依惜别,难舍难分的骨肉情谊,却是那样地相似,相近,让人感受至深。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