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难眠的夜(原创)  

2010-10-03 15:37: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眠的夜

夜已从喧闹中走来,街灯映入房间,挂有灯笼,贴有喜字的客厅里依然弥漫着喜庆的气氛。儿子带着儿媳已返回铜川上班了,三室一厅的空旷居室里只留下我和妻子两个人。也许是太累了,妻子刚躺下就打起了均匀的鼾声,含笑的脸上,堆满了喜悦和温馨。我侧起身,用手轻轻抚摸着她开始多起来的皱纹,心中涌起无限的情思。

30多年了,我们患难与共、相扶相依,走过了风雨曲折的人生历程。妻子操持家务,上敬父母,下养儿女,受尽了劳累,从大山走进小城,从缺吃少穿到衣食丰盈,从挤一间平房到住进装修一新的楼房,这个家庭主妇费尽了心机。我们虽然没有多少共同的爱好和语言,不能算情投意合,但总在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奋斗,也算是夫唱妇随吧!小分歧是有的,但在宽容和谅解中终归能够达成一致的共识。诚信地为人,谦和的性格,宽厚的处世态度,为我们拓展了一个和谐的生存环境,我们的生活还是比较甜蜜的。如今女儿嫁了,儿子大了,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人生伴侣的真实内容,我应该更珍惜过去共同度过的岁月。儿子结婚了,完成了人生的一种责任,似乎卸下了一副担子,今后的日子会更轻松了,我们更要知道满足和珍重……

记得铜川市国家一级演员周立文在主持儿子婚礼中问我有何感想,在没有任何精神准备的情况下,我是这样对来宾说的:欢迎各位亲友和贵宾的光临,很高兴地在人生舞台上扮演一次喜剧演员,对导演者和观众都表示诚挚地谢意。

儿子今天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这标志着一个人开始走向了成熟,真正要担起生活的重荷。

结婚是人生的一大喜事,是一个转折点和里程碑,是甘甜,是幸福,是收获,是喜悦,但更重要的是真正走进了人生,从此要担当起一个家庭的道义和责任。要和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共度人生,靠一时的冲动和温度不够,要学会理解和宽容,关爱和支持,相扶和相依……

也许这只是我的人生感悟,除了对来宾的欢迎和感谢是必要表示的,不知不觉,脱口说出了那些也不知该不该说的话。

记得我结婚的时候,父亲苍老凝重的脸上隐藏着丝丝悲凉和惆怅,当着妻子兄嫂和许多亲友的面,语重心长地说了许多话和许多事,我似乎并不完全理解,今天我走过来了,才真正体会到做“男人”的真正责任和道义。孩子大了,他们虽然没有我们经历的多,人生的路还只有让他们去体验,乳燕要能够在长空中自由搏击,也只有慢慢地放飞吧!

儿子的婚礼已在铜川举行了,本不想再在商南张扬。是县委办的同志们为了安慰这颗萎靡冷确的心吧!没等我们从铜川返回,就召开了“联席”会议,筹划着要给我“热闹、热闹”。大哥也提前从家里赶下来,说许多乡亲也要来恭贺。我想,反正是一个退二线的小老头,要来的恐怕挡也挡不住,不想来的,可能请也请不来。在招待几个来看看女婿家庭状况的“亲家”的同时,顺便请故乡的人喝一杯喜酒,也算是人之常情吧!

想不到的是,离开十几年的老领导捎来了“心意”,已荣升的领导亲来家中“祝贺”,老同事也从市委、外县、市报赶来“助兴”,县委、人大、政府、政协的不少领导也来“道喜”,这让我受宠若惊。一致亲友们恶作剧地让我说几句的时候,面对那些亲友,我强按捺住了激动的心情,没敢完全表白心中的感激之情。

近三十年了,故乡的亲人还没有忘记这个漂泊在外的游子,没有忘记这个平庸无为的大山人。他们有的生活依然很清贫,靠卖苦力挣钱度日,他们为了什么?图个什么?他们记得的还是那几十年前本该早已淡忘了的那份感情……

让我止不住泪水长流的是,大舅家的陈嫂子如今已七十多岁了,满头银丝,颤微微地赶来贺喜。听侄儿讲,掏出来的是一张20元、两张10元、两张5元面值的皱巴巴的人民币。我不知道老嫂子是靠什么挣来的钱,我简直不敢收下这份真情……

记得很小的时候,随妈妈到舅父家去玩,表哥抱着我跟他睡。母亲病逝后,舅父家的人为我们兄妹操碎了心。处于体谅和关爱,大舅一家人总想促成我和表妹的婚姻,结果我自私地否定了那一切……如果说我一生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大舅家是我最对不起的人,可他们宽恕了寄予厚望而并没有为他们争来荣光的人。也许他们曾经恨过,但恨中饱含着爱,饱含着血浓于水的人间真情……

最疼爱煜儿的还是父亲和大姐,他们如若健在,不知该有多高兴?他们九泉是否有知?分享幸福的应该优先是他们……

夜伴着昏暗的灯光在时空中流失,大红的喜字也慢慢地模糊起来……。我好像长跪在达摩面壁的洞外,凝视着中原大地,想知道圆满的功德怎样才能修炼成,我该用什么方式来回报那些善良、纯真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