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两条烟 (原创)  

2011-01-03 18:50:5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皇家宾馆2楼豪华包间里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彩灯,丰盛的宴席间省厅王厅长正在接待湘水县委办公室的李林主任和交通局长李辉、计划发展局长刘通。李林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王厅长虽然是故乡人,但毕竟是省厅级大领导,况且又是来求王厅长办事的,这种高规格的接待,让李林心中有些忐忑不安。相互敬酒之后,李林乘着酒兴向王厅长说出了此次来省城的真正意图。

“不就是那几个项目吗?回去给郝书记说,我会尽力帮忙的,你们就放心吧!”王厅长很爽快地说。

“有厅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来,借厅长的酒,我再敬几位领导一杯。”说着,李林给几位处长和几位厅长添上酒碰了杯,一饮而尽。王厅长很健谈,也很平易近人,面对几个乡党边说边喝,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王厅长看了一下手表时针已指向22时30分。即站起来说:“没陪好,今晚就到这,李主任你们还有啥事吗?”

“没啥事,没啥事,项目的事就拜托王厅长了!”李林和几个局长附和着说,

“这事你们放心。哦!明天回去,给三岔乡的陈来旺捎两条烟回去。这小子就爱好抽一口烟。”说着,让司机取两条软中华交给了李林。

送走了王厅长,李林和几位局长,兴奋得很长时间没睡着,想不到王厅长那样客气那样直爽,事情办得如此顺利。第二天起得很晚,吃过早饭,一块返回了湘水县县城。

李林回到县委办公室,向郝书记汇报了项目的申报情况后,即打电话让陈来旺拿走了烟。

过了一个多月,项目还是没有音讯,郝书记问李林是咋回事,李林也说不清。打电话问王厅长,王厅长只是说很麻烦,有些材料需要补充,他正在办。

又过了一个月,还是没见动静,长武三级路改造工程,是湘水县的又一条交通大动脉,其他几个项目也涉及到全年的整体规划,郝书记只好带着李林和交通局长李辉亲自到省城找王厅长。

王厅长非常客气,申述了项目审批通不过的理由,又在皇家豪华大包间里接待了郝书记一行。王厅长酒席间满面春风,气氛融合,酒喝得也尽兴。宴席散后,王厅长又拿了两条中华烟对李林说:“陈来旺这小子还吃上瘾了,上次给了他两条烟,昨天又打电话要,你再给他捎两条烟去。”一番客套话后,郝书记送走了王厅长。沉吟片刻后,看着李林问:“你上次给陈来旺捎烟了?”

“捎了。”李林和李辉同声回答。

“那回去咋没见给我说呢?”

“我想那是私事,一点小事没给你汇报。”

“你怂是猪脑子,王厅长让你捎烟是啥意思?想过吗?”郝书记用严厉的眼光看着李林。

李林拍了一下脑门说:“哦,知道了,两条烟其实是一个信息。我太粗心了。”

“你这个办公室主任太不合格了,没有一点政治敏锐性。”

李林这才如梦初醒。“嗯,是的,是的。”

郝书记回到湘水县后,立即把组织部黄部长叫来,安排下文将陈来旺调到县委宣传部工作。并让卫生局把陈来旺妻子吴淑珍调到县妇保站工作,让县委机关事务科给陈来旺安排单元住房。陈来旺高高兴兴地把母亲和妻儿接回到县城生活。

半个月后,王厅长给郝书记打电话,“长武路改造工程已审批下来,其他几个项目正在运做。”郝书记一听,心里明白,即带着计划发展局长刘通向王厅长感谢。

宴席间,王厅长只说项目论证审查的如何严,材料咋写咋补,对调陈来旺的事只字未提。告别时对郝书记说:“你是湘水县父母官,是管大事的;我是湘水县的臣民,湘水县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事多,就不必再一次次跑了。”

“那就拜托王厅长了,家乡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我尽力给办。”郝书记也顺便客气了一下。

“也没什么大事,陈来旺当过几年民办教师,文化程度虽然不高,搞教育还不是外行,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让他回教育系统好,不过也不要太为难了。”王厅长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声对郝书记说。

郝书记回湘水县后,与几个常委商量了一下,过了几个月,把陈来旺调到教育局担任了副局长。

此后,湘水县有什么事来找王厅长,王厅长很客气,该接待的接待,该帮忙的,表面上也很尽力。也再没有向县委和政府的领导提过什么要求。

过了一年,陈来旺带了几件珍贵礼品和5万元现金到省城来找王厅长说:“副职当了两年了,也该进步了。郝书记表面上很客气,就是搭不上话。送钱人家不要,求你帮帮忙,给弄个正科级干干”。王厅长没好气地说:“不要想邪门,钱拿回去把老人养好。就你那点水水,副局长当好就不错了,别再吃五谷想六谷,扑下身子好好干你的工作。”

事情没办成,窝了一肚子气,回家对当医生的妻子说了事情的经过,满腹牢骚地说:“你表哥真是官当大了,不办事算了吗,还厉害的不行,一点面子都不给人留。”

“也许有其他原因吧!等等再说吗!”

没过几个月,郝书记调到市里任副市长去了,赵书记调任湘水县的县委书记。李林也调任县政协常务副主席了,陈来旺经常唉声叹气的。心想这几个熟人走了,自己的正科级肯定泡汤了。

中央一号文件下达后,“三农”问题提到了各级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湘水县是一个农业县,要发展主导产业,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新一轮县委、政府领导制订了“三带动”、“五突破”的发展目标。有许多项目要立项,要争取投资。县长向书记汇报:要发挥常委的集体力量,上省、进市跑项目,争取投资。常委会也形成了决议,按分管的工作,协助分管部门争取项目的立项投资。

原计划发展局的局长刘通已调任县委办主任,他向赵书记提出建议:进省城找王厅长帮忙。

赵书记带着刘通找到了王厅长,刘通介绍了新任赵书记,王厅长很盛情地接待了他们,并主动答应对几个大的项目立项问题给予帮忙。临别,又让刘通给陈来旺捎了两条烟。

回到宾馆,赵书记问“陈来旺和王厅长是啥关系?”刘通说:“陈来旺的妻子是王厅长的姨表妹,王厅长的母亲经常在陈来旺家住,两家关系很好。”

换届班子要调整,陈来旺又求妻子吴淑珍去找王厅长说情。

王厅长对年轻漂亮的表妹说:“你长的漂亮啦,面子大些,我还能不听你的。”

“我给你说正经事。”吴淑珍撒娇地说。

“你看我说的不正经吗?”王厅长婉尔一笑……

吴淑珍临走时,王厅长笑着叮咛说:“叫陈来旺放心地睡吧,正科级在哪放着呢。”

不久,县部局换届,陈来旺调任县文体局局长。

湘水县的水电项目,湘水土地改造项目,工业园区建设等项目通过论证审核,也很快地得到了落实。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