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二 辣 子 (原创)  

2011-06-09 18:55:5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辣子”在王家妯娌中排行老二,因为她有一副极强壮的身板和过硬的嘴,村里许多人曾经败下阵来,无人敢和她较量,是远近有名的惹不起的“辣子”。

二辣子大概是二十世纪50年代结的婚。那时,边远山区的农村还时兴新娘子顶盖头拜堂。入洞房后,新郎官迟疑了一会没给她揭盖头,她自己抓下盖头摔到床上,指着新郎官压低声骂:“狗子,老娘又不是驴,弄块烂布把眼睛蒙住不揭开,你想咋的。”新郎官又使眼色又摆手,示意外边客人多,她咬咬牙哼一声才肯作罢。

俗话说:“月窝的孩儿,三朝的媳妇。”二辣子一进门就给瘦小的丈夫一个“下马威”,结婚以后狗子只得百依百顺,听从二辣子摆布,喊啦,应着,骂啦,听着。不过生活上她却挺关心丈夫,有好的先让干重活的狗子吃,衣服鞋袜早晚也洗得干干净净,收拾得齐齐整整。别看她辣,她咋骂狗子都行,可不准别人说半个不字。

一次生产队做石坝抬石头,一个大一点的石头狗子抬不动,搭伙的李牛娃笑话王狗子说:“啥用,这大点石头都抬不动,那么好的老婆给人家算了。”二辣子在旁边听见了,接过杠子和打杵猫着腰扎好架势说:“来,姑娘和你抬。”话音一落,没等李牛娃站好就起身,反把李牛娃压得趴了下去,二辣子笑着骂:“狗日牛娃啥用,你姑娘能起来,你抬不起来,算了,姑娘不吃醋,把你媳妇给你姑爷当小老婆。”惹得满地人大笑,李牛娃尴尬地没办法,只好找台阶下,指着二辣子骂:“你那个杂种婆娘真的瞎的很,难怪狗子给你叫饶。”……

二辣子的眼睛里也揉不进沙子。生产队有个姓张的队长,总爱占便宜.生产队分粮,他不是挑好的,就是多称一斤二斤。别人碍于情面看见了全当没看见。一次分小麦称皮,队长自己称背篓报的是13斤,都装了十几斤麦子了,二辣子憋不住了说:“把麦子倒了让我把皮重称一下。”接过秤一称,背篓只有低低的9斤。二辣子火了骂:“烂×队长,瞎子烤火光想往自己怀里扒,想混,没门。”说的那个队长实在没意思,以后再不敢在秤上捣鬼了。

文化革命搞“武斗”,公社王书记被造反派打成了重伤。因为二辣子“ 辣”,家庭又是贫农出身,没人敢惹。一天夜里,王书记偷偷混到二辣子家里,二辣子把王书记藏在土楼上送饭吃。那个时候口粮很紧,二辣子还是变着法子给王书记调剂生活。“武斗”持续了两个多月,直到“革委会”开始成立了才敢出来。二辣子虽然做的很秘密,没有不透风的墙,同村还是有人知道了这件事,有人甚至说,一天半夜看见二辣子和王书记搂着亲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平时对二辣子怀恨在心的人这一下可抓住了把柄。一天,五癞子偷二辣子家的南瓜,正好被二辣子看见了。二辣子骂:“自己手断了,不会种啊,偷老娘的瓜,不要脸的东西。”

五癞子因为掌握了二辣子的“弱点”,反而以癞耍赖,反唇相讥:“还不晓得谁不要脸嘞,把公社的书记藏到楼上几个月,半夜搂到又是亲又是挨,该没把肚子搞大吧?搞大了,以后又多一个杂种。”

“扯你妈的×,你老娘救人还救犯法了?王八日的用刀子把王书记肩膀上戳的洞化了脓,老娘用嘴往出吸脓根子,你往老娘身上泼粪。”说着挽起袖子就要上去打五癞子。

听见吵声,村里人都撵到村头老槐树下看,狗子也来了,忙挡住二辣子,指着五癞子训斥说:“你说话要良心吗?王书记被造反派打得要死,后肩膀上刀伤烂的流脓,请医生又怕别人知道了,我怕脏,二辣子用嘴吸一回脓根子吐半天,我天天都在跟前照灯,你还有啥嚼的?”不爱吭声的狗子几句话说的让五癞子低下了头。村里人听了都非常敬佩。

二辣子还爱管闲事,村里哪家有啥事都离不开她。担水、做饭、跑路、熬夜,她一点也不在乎。有一家老人病逝时,她里里外外忙了三天三夜,眼睛都熬出了血丝。忙罢,连一声道谢也不用,还说:“上沟下邻的,应该的。”

有一年赵六家孩子有病,两口子到医院给孩子看病去了,家里粮被贼偷得尽光,她知道后送去1斗麦子,还帮赵六在门前骂了半天街,“哪个瞎眼睛的偷赵六兄弟的粮了,大人吃了烂嘴,小娃吃了拉肚子,上山摔跤子,过河滚到水里去……”直骂的人捧腹大笑,她口干舌燥了才歇下。

二辣子人勤快肯干,改革开放后,日子过得很红火。两个儿子结婚后已分居,老两口又盖了三间楼房,吃穿不愁,早晚总是乐哈哈的。有熟人从她门前过,她会高兴地招呼,“小兄弟稀客呀,到家坐一会。”只要你到门前坐,他会满面笑容地给你倒茶,递烟。上沟下邻的老表们和他开玩笑:“辣嫂子和狗子哥越活越年轻了,和儿媳妇像姐妹俩,狗子哥都分不清了。”

“扯你的头,我们都快老死了,那跟你们这些‘小鬼’一样。”

“嗯,听嗓音就知道辣嫂子宝刀没老。”

“小兄弟笑话你嫂子嘞,言下之意辣嫂子爱骂人,你晓得我可从来不骂好人。”

“听辣嫂子说没?狗子哥,你是坏人,辣嫂子经常骂你。”

“你狗子哥可不一样罗!”

“哪咋不一样?”

“我喜欢.”

“哦,就是的,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实在。我狗子哥就喜欢辣嫂子管,一天不挨骂,心里急人。”二辣子捂着嘴会心地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