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金 丝 峡之恋 (原创)  

2011-07-12 20:51:2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子玉大学毕业考取了村官,分配在富水镇茶坊村。富水去年被确定为省级重点镇,开发的力度很大,茶坊又是县委主要领导抓的“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各项工作更是开足了“马力”满负荷运行。

李子玉白天与镇村领导一块忙主导产业开发,忙基础设施建设,忙泉茗生态茶园规划,忙那些没完没了的杂事,夜间一个人在空旷的村部里,上上网、看看资料,写写博客。一天,一个署名“波上寒烟”的博友引起了他的关注。此人似乎是一名教师,爱好文学,写诗也写散文,从清新的文字中,可以看出是一个有内涵、有思想、有见解的人。他们相互频频点击对方的博客,相互评论对方的诗文,共同的情趣爱好让他们成了博友。

2008年暮春,正是百花盛开的季节,李子玉陪市人大考察组走进了金丝峡。这里原始生态环境,地球变迁遗迹的地貌,奇峡、瀑布、险峰、碧潭,一步一景,让他目不暇接,感慨万千。回到村部,他心情依然难以平静,沉沉的夜里,他在博客上写了一首诗,题目是《放歌金丝峡》。

是谁把山门打开

是谁从洪荒中走来

带着原始童贞的金丝峡啊

红妆玉露

向世人敞开襟怀

 

谁说你没有长江三峡博大

谁说你没有雅鲁藏布江幽长

你那毫无雕饰的纯朴秀美

你那高耸叠翠的奇险幽峡

洞天联袂话野史

天坑地缝笔生花

走近你

如同走进人间仙境

走近你

一步就是一幅  美仑美奂的图画

金丝峡的山啊  金丝峡的水

您婀娜多姿的神韵

独步天涯

 

谁说你没有庐山瀑布壮美

谁说你没有那黄果树如雾如纱

十三级瀑布滚滚来哟

白练飞流半川挂

金丝峡的瀑啊

金丝峡的潭

声声翠鸣

唤醒了春山秋崖

 

谁说华山是天险

谁说黄山甲天下

石燕峭壁凌绝顶

揽天门前

千尺天梯一夫霸

云飞雾绕玉皇顶

参天古木掩古刹

金丝峡的峰呵

金丝峡的寨

诡谲奇险誉华夏

次日,“波上寒烟”在博客里这样评道:“奇山、奇水、奇峡、奇瀑与美妙的诗句相耀生辉,让人惊羡不已。有机缘,我当步入仙境品尝那醉人心脾的大自然风光。”在博客里,人与人都隔着一层伪装的面纱,连人的年龄、性别都是漠然的,只有情趣、爱好,才能从博文中揣摩的到。李子玉看了帖子,无意识地回道:“天门诚意迎来客,仙境有缘会佳宾。”当时只是一种礼节,其实,他并不知道“波上寒烟”是何方人士,姓啥名谁。日子一天天地销融,不过他们从博文中已经有了更多的了解。

六月的一天,“波上寒烟”在留言里写道:“遥远的距离不是障碍,网络的交流,拉近了我们的时空。放假了,我去金丝峡一游,你愿意作旅伴吗?”大概是无奈或无所谓吧,李子玉即回复说:“欢迎你来金丝峡游玩,我为你背包提水。”不知是有事还是“波上寒烟”忘记了自己的约定,一直到八月初,他依然天天在博客里叙说着假期里的趣闻异事,也没有透露是否来金丝峡旅游的意思。李子玉忙于工作,也没有主动发出邀请。

写博客已成了李子玉每天必修的功课,看“波上寒烟”的博文也成了他的习惯。可连续五天没见“波上寒烟”上博客了,李子玉猜想:是病了?是约会去了?忽然一天晚上打开博客,发现“波上寒烟”的留言,“等不到你的邀请,我从五当山返回,顺道自己来了,如不太忙,明天在金丝峡见。”他急忙打电话联系,“波上寒烟”已住进了金丝峡国际大酒店。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李子玉向村支书张明山请了假,穿着白色森达衬衫,蓝色牛仔裤,李宁牌登山鞋,骑摩托进县城,坐上了开往金丝峡旅游专线的班车。8时整,在金丝峡国际大酒店山口下了车,拨通了“波上寒烟”的电话。

“喂,你是波上寒烟吗?”

“哦,你是?”

“我是仙山剑客,你在哪儿?”

“我已到了山门前,票房外的休闲凳子上,一身白色韩版服装,手执紫色遮阳伞的姑娘就是我。”

“你……”李子玉感到很惊诧,从诗文中他已看出了年轻女性的特征,但并不知道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哦,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挡了一辆出租汽车来到了古朴的山门前。下了车,向休闲凳看去,靠右边坐着一位一头飘逸长发,亭亭玉立的姑娘,他仔细端详,白皙的瓜子脸,柳叶眉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薄薄的嘴唇,非常清秀。她似乎并没发现李子玉,不紧不慢地在那里正玩弄着紫色的遮阳伞。

李子玉健步走近这位姑娘“你是‘波上寒烟’吗?我是仙山剑客。”波上寒烟抬起头,只见站在面前的是1.8米个头,相貌堂堂的小伙子,比看到博客里的诗文更吃惊。迟疑中,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问“你就是仙山剑客?”说着,伸出细嫩的小手,握住了李子玉伸过来的大手。“你的外表和你的诗文一样有品位、有内涵。”

“你的外表比你的诗文更吸引人,让人不敢均匀地呼吸。”

“有那么严重吗?”波上寒烟笑着说,“坐一会吧!”

“上午凉快,我去买票,咱们还是早点进峡谷吧!”

“也好。”说着,也站起了身。

李子玉买了门票,又买了几瓶矿泉水、苹果、仙人果、黄瓜、鸡蛋等,提着兜兜来到波上寒烟的面前说,“咱们走吧!”

“好,走!”他们双双进了山门,看了文化石、连心洞、人工湖,走过曲形玉石桥,进了白龙峡。他们边走边聊,李子玉介绍了他的职业和家庭情况,望着波上寒烟说,“现在你该亮明身份了吧?”

“波上寒烟”真名叫杨宛贞,西安市人,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现在长安二中任高中教师。家中4口人,哥嫂在一个外资企业工作,父母亲在西大附中教书。

听完杨宛贞的介绍,李子玉的心像掉进了冰窟中一样,透心地凉。爱好情趣虽然一致,两家的境况差距太大了。他父母亲是试马镇纸坊村的农民,家中小日子虽然过得还红火,可有什么资本与西安市比拟呢?李子玉在心中安慰自己:咱们是博友,保持博友的情谊总行吧?但心中还像打翻的五味瓶一样,表面上笑容可掬,侃侃而谈,可心中很不是滋味。

走过马刨泉、兰花谷、石生树,那奇山秀水让杨宛贞感叹不已,他们边走边看,时而停下拍照,时而在路边休闲凳上休息漫谈,时近中午才走过白龙峡和白龙湖。中午,他们在临官殿“大林宾馆”叫了“春芽炒鸡蛋、叶子凉粉、洋芋饼炒腊肉、烧竹笋、杏仁汤几个简单的农家特色菜,边吃边聊,大概是兴趣所致吧!他们聊得很投机,吃饱喝足后,李子玉带着杨宛贞进了黑龙峡。

黑龙峡的景色是金丝峡风光的精华,真是景随人变,山环水绕,另是一番别有情调的画面。那折褶的远古地质变迁地貌,在十几公里的峡谷中,处处留有遗迹;那壁立千仞,数百米“一线天”的奇峡;那金丝洞、月牙峡、旗杆峰奇特的景观,真是美不胜收。走过月牙峡,让他们眼前一亮,似乎又来到了另一个境界。当他们来到锁龙瀑布前,数十米高的瀑布从两崖间跌入碧绿深潭,声震山谷,让人心境似乎得到了一次冲刷。李子玉带杨宛贞坐上竹筏在潭中游荡,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看看红日慢慢向山顶爬出,李子玉提醒杨宛贞返回,杨宛贞依依不舍地问,“上边还有更好的景色吗?”

“还多着呢,上边有13级瀑布群,一个瀑布一个样子,我们还是明天来吧!”

“哎呀,真是太美了,天不早了,我们先回吧!”说着,他们边走边说,待返回大林宾馆,西山的红霞,已悄悄地消逝在天边。李子玉登记了房间,和杨宛贞吃过晚饭,在白龙湖的天桥上看夜景闲聊了一会,约定次日清晨上石燕寨,早早地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金丝峡的夜静极了,杨宛贞住在竹韵斋靠近白龙湖北头的房子里。冲完澡,浑身感到异常清爽,她走近临湖的窗户,看着窗外挂在天空的皓月,淡淡的白云轻轻地飘过,险竣的山峰在月光中更显得寂静挺拔;一湖碧波在月光下闪动着粼粼波光,给人一深不可测的奥秘。她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轻叹一声“金丝峡的月夜太美了。”伸伸懒腰,躺下休息,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清晨,太阳刚刚爬上东山,李子玉被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声唤醒,他推开窗户,轻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看看天色不早了,即穿好衣服,洗刷完毕,走过去轻敲了两下杨宛贞的房门。杨宛贞有晨练的习惯,其实也已梳洗齐整,她打开房门,对李子玉说:“进来吧,我已梳洗好了。”

“不了吧,趁早晨上山凉快,我们早点走吧!”

“也好,让我收拾一下。”

李子玉回房中拿了挎包,等杨宛贞过来,在大林宾馆餐厅里吃过早餐,买了几瓶饮料、鸡蛋、水果之类的东西,与杨宛贞开始爬那3999级台阶,向石燕寨山顶攀登。他们边走边看,来到揽天门,在寨墙边看青龙峡,两山壁立,深不见底,胆小的让人感到头晕;回望金丝峡山谷,白龙峡、黑龙峡已溶进金色的光辉里。他们惊叹了一会,继续向石燕寨前进。石步道在丛林中蜿蜒盘亘,曲径通幽,大概将近九时,他们才爬上石燕寨。玉皇顶被原始森林遮掩,难识本来面目,可这约八亩平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间。祖师庙的正殿气势恢宏,在丛林中越发显得神秘;回望群山,千峰壁立,坐落有致,险峻幽深;层林碧波,如百兽腾空,四季变幻,气象万千。杨宛贞拉着李子玉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惊叹不已。

“唉,这真是仙家栖息之地,子玉,我们也去烧个香,许个愿吧?”

“好吧,入乡随俗,我陪杨女士拜一回太上老君。”杨宛贞拉着李子玉的手进了贞武大殿。他们送上“功德钱”,双双焚香礼拜,祈祷着各自的祝福,引来了庙门外游人的好奇目光。

烧罢香,走出大殿,杨宛贞诡秘地一笑,问李子玉,

“子玉,你祈祷的啥”。

“我,祈祷家人幸福平安吗!”

“你该没有打我的主意吧?”

“没,没,没,我哪有那胆子啊!”

“没有贼胆, 该不是有贼心吧?”杨宛贞笑着问。

“不敢,不敢,我看都不敢看杨大小姐,哪敢有贼心啊?咱们之间差距太大了,我有也不敢想。”李子玉告饶似地说。

“有什么差距呀?”

“你,你是西安人,我是土帽。”

“山里也有山里的好,那有啥?哎,我问你打没打主意?”

“哎,不敢、不敢?”

“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既似打主意了,本姑娘也不会怪你的。”

“那太好了,谢谢你。”

“看看,贼不打自招了吧!”

“说溜嘴了,说溜嘴了”。

“别背着牛头不认脏,走吧,咱们下山。”

上山容易,其实下山更难,到几处陡峭的地方,李子玉从前边牵着杨宛贞一步步地下。待他们返回大林宾馆,已到正午时分。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赶到山门前,刚好金丝峡旅游专线车返回,他们坐车返回县城,住进商南宾馆里。

上石燕寨,比进黑龙峡更累,杨宛贞感到腿脚酸痛,早早吃了晚饭回房休息。

李子玉毕竟是山里的小伙子,洗刷完躺在床上看电视,总是神不守舍的,他索性关掉电视想自己的心事。杨宛贞是个好姑娘,从博文中已了解到了她对人生的认识、道德取向和兴趣爱好,是一位正直、善良、温柔、宽容的女性。见面后,那清秀的身姿更让他动心,今生如若能与这样的伴侣相伴终生,那该多好哇?他想着、想着,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他好像与杨宛贞在一片无垠的大草原上奔跑,杨宛贞在前边跑,他在后边追。跑啊跑,忽然前边有一片湖水,杨宛贞掉进去了,他也跳了进去……惊醒过来,窗外已蒙蒙亮了,小城慢慢走出了夜的宁静。

杨宛贞快8点了才起来,在餐厅用过早餐,李子玉租了一辆出租车,拉着她看了滨河路、长新路、南大街、人民广场、世纪广场、火车站,又拉到茶坊泉茗度假山庄和茶坊村部。看了李子玉的办公室兼卧室,杨宛贞未免感到有些简陋和寒碜。“到你家里去看看吧?”

“我家离这儿还有50公里,大姐已出嫁,家中只有父母亲,多数时间在地里干活。”

“那就算了吧!”杨宛贞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一会儿回西安。”

“再玩两天吧,明天带你去内乡县衙。”

“不了,出来都一个星期了,昨晚我妈还打电话问呢!”

“非要走?”

“一定得走。”

李子玉耽误3天了,怕村上工作忙,也没强留,挡出租车将杨宛贞送进县城,在任家沟石鼓山庄吃过农家做的南瓜、绿豆包谷子、青椒炒茄子、木耳炒腊肉、死面锅盔,正宗的农家饭菜后,送杨宛贞登上了西去的班车。

与杨宛贞虽然只有3天的交往,在李子玉的心中似乎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班车开走之后,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晚上,他在博客里留下了一首《鹧鸪天.相会金丝峡》。

网络相识金丝约,奇山秀水壮行色。

景夺文章难描摹,玉人更赛画中月。

诗万首,赋千阙,难启皓齿对君说。

西望长安夜风冷,闭窗隔月相思绝。

杨宛贞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打开博客,发现了李子玉留下的《鹧鸪天》。略沉吟了一会,也在博客里回复了一首《相会金丝峡》。

一年相知金丝约,险峰飞瀑自高洁。

丹青难描山水美,玉人更堪山中月。

口欲张,难表白,相怜彼此心犹悦。

东恨商山路遥远,空对明月相思绝。

一年的网上交往,三天的金丝峡之行,让两颗年轻的心越拉越紧。可每当杨宛贞说起金丝峡之行和李子玉时,都会被母亲王燕平制止。“风景再好看,那必竟是风景,人再好,必定要有经济基础支撑,脸蛋是不能当饭吃的。”言下之意很明确,做朋友行,谈婚论嫁,父母是坚决反对的。虽然他们天天在网络里相见,但他们的婚恋,却陷入了窘境。两个年轻人只能在网上表白心迹。

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西大附中组织老教师疗养。杨宛贞的母亲王燕平、父亲杨森亭也随团疗养。疗养团从西安出发,看了洛阳的牡丹,白马寺、龙门石窟,少林寺,又参观了郑州的“二七”纪念塔,到南阳游览了卧龙岗、内乡县衙,返回陕西准备与联谊学校商南县高级中学搞一次联谊活动。

李子玉毕业于延安大学中文系,去年九月教育局招考教师,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分配在一中代高一语文课,兼学校行政办公室的一些工作。西大附中组团疗养,杨宛贞告诉了他这个消息。学校领导到界牌迎接,李子玉随车前往,在界牌亭见到了王燕平夫妇,他仍然叫王老师、杨老师,一路上不停地介绍着商南的人文、民俗及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低园的土山,茂密的森林植被,路旁一幢幢新建的小楼,吸引着这些城市的教育工作者。他们惊叹不已,“农村真的好富呵!”

在商南高级中学搞联谊活动,疗养团对学校的管理、教学质量、基础设施、教学研究等整体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联谊晚会上,李子玉朗诵了自创诗歌“放歌金丝峡”,王燕平对这个多才多艺、漂亮利落的小伙子产生了好感。

第二天,李子玉陪疗养团游金丝峡,他帮王燕平、杨森亭提包、照像,充当着导游兼服务员的角色。夜晚,疗养团住在金丝峡国际大酒店里,还观看了“秦岭最美金丝峡”主题晚会。几天的商南之行,改变了王燕平夫妇的看法。杨森亭喟叹到:“美丽的山水,清新的空气,整洁的村落,淳朴的民风,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那一定有陶渊明世外桃园的韵味。”“咋,你也喜欢这地方了?”杨森亭欣然地一笑……

送别时,李子玉送给王燕平、杨森亭一箱茶叶,两盒木耳、香菇。王燕平只知道这漂亮的小伙姓李,当互留通讯地址时,才知道他叫李子玉,王燕平惊诧地问:“你不是在茶坊当村官吗?”

“我是学教育专业的,去年九月又考取了任用资格证,调到高级中学工作了。以后,还请王老师、杨老师多指点。”

王燕平望着这个精干的小伙,完全理解了女儿的心,她对杨森亭说:“小伙子挺好的,子玉,以后就叫我们王姨、伯父吧!”

“谢谢伯父、王姨。”他们紧紧地握住手,相视开心地笑了……

今年“五一”节,李子玉牵着杨宛贞的手,又走进了金丝峡……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