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泉 水 庄 轶 事 ( 原创)  

2011-09-18 18:07:5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清晨,太阳刚刚把清辉洒上西山,一声声黄鹂的清唱唤醒了睡梦中的吴春华。他揉揉矇眬的双眼,穿衣下床,想起明天是开学的日子,父亲让他去清江中学看招生榜。吃过早饭,他约上同岁的汪申华登上了东山的大岭。回望老屋,泉水庄浸润在一片明媚的光辉里。吴春华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汪申华的问话,一边想着心事。升学考试结果早已知道,班主任黄老师告诉他,在五所学校200多名考生中排名第6。考得不理想,因为一道很简单的政治题,老师讲课时他给校办农场放羊去了,没见过,答错了。若不然比第一名分还要高。看也是看看,应该是稳操胜券的。

四公里的山路,一会儿就到了洋桥,吴春华兴致勃勃地来到清江管区前的中街,白纸红字的招生榜已开始有点褪色。他站在招生榜前搜索自己的名字,从头到尾看了几遍都没有。心里怦怦直跳,立刻紧张起来,不知所措地惊愕在那里了。

正在这时,同学刘德全来了,“春华,你和我一样,都没录。”

“听说你考了第3名,咋也没录呢?”

“学校说我们出身不好,所以都没录。”

吴春华一头雾水,望着刘德全喃喃自语地说,“这是为啥呢?这是为啥呢?

沉吟了片刻,刘德全看吴春华发呆的样子,即拍着他的肩膀说:“先到我家里玩一会儿吧!”吴春华和汪申华迟疑地走进了刘德全的家。

刘德全家有两间小房子临街,两间厦房对着小院子。进了厦房,吴春华长叹一声,在窗前书桌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刘德全拿出桃子让他们吃,泡了茶水后,才在床沿边坐下。

刘德全只有母子俩过日子。上学时,吴春华经常到他家里玩。因为吴春华的父亲曾在清江小学教过十几年的书,清江街上人很熟。刘母是一位很贤惠很能干的女性,也很喜欢其他孩子,他们是比较要好的同班同学。

“李姨呢?”

“上工干活去了。”

“学校为啥不录你呢?”

“我妈到学校去找了,刘主任说我父亲是贪污犯,文卫局不让录。”

“你和父亲不是多年都没来往了吗?”

“谁知道他妈的×,杨风云他爸也是历史反革命,人家可录了。”其实,六十年代初,农村才开始讲阶级斗争,政策卡得并不十分严。

“尽是他妈的胡闹,父母亲是自己能选择的吗?我们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这政策太不公平了!”

“算了,认命吧!想开点儿。”

“哪有啥办法,这不光是我们俩个,很多有为的年轻人都被扼杀了!”

“可是的,唉,没法儿。”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很长时间,看看快晌午了,吴春华起身告辞,刘德全留他们吃午饭、吴春华执意要走。

出了刘德全家,吴春华和汪申华去上街头供销社买了点日用品,即匆匆往回赶。进了小东沟,旧景重现,吴春华一想到从此再不能上学了,那工程师、教育家的梦想今生再不能实现了,永远要窝在泉水庄当农民,忍不住泪水长流,蹲在路边一棵柿子树下伤心地哭了起来。

汪申华见吴春华哭,即劝说:“哭啥吗?哪些人没上过学的不照样吃饭,当农民还不活了?叫我上学我还懒得上嘞。”

话倒是实话,可吴春华想的不一样。他长叹一声,心想:你是一个学不进也不想上学的人,咋理解我的志向呢?走一程,想想又哭一场,到小东沟脑了,在小溪边洗了一把脸,才继续赶路。

吴春华回到家里,父亲、继母、哥哥都收工了,问起招生的事,他如实地说了。父亲吴孝廉疑惑地说:“你该不是根本没考上吧?有哪样的政策?”

哥哥吴春安边给父亲端洗脸水,边帮着辩解说:“那绝对不会,春华的学习很优秀,全校就是只招几个人,也百分之百能考上。”在清江小学吴春华和哥哥在一个班学习,他们是一千多名学生中有名的“红桃尖子”,只是“加强农业生产第一线”,哥哥吴春安超龄提前被“下放”回家了。

吴孝廉很痛楚地看着天愣了好一会,叹了一口气。“这吧,明天让你妈到学校去找找看。”

第二天清晨,继母邢英去了清江中学。学校的会计陈焕新曾是吴孝廉的同事,他是捉马沟街上的人。吴孝廉在捉马沟教书时,邢英常到陈焕新家和他妻子玩。她在后排最南边的一间屋里,找到陈焕新。问起吴春华的情况,陈焕新说:“春华成绩考得很好,就是因为吴老师的历史问题娃没被录取。你回去就说春华没考上,不然,吴老师会很伤心的。”

入夜,小山村静静地躺在轻柔的月光里,吴春华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紫荆树下,月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映照着一个个青黄肌瘦的脸,更显现出饥饿岁月中生存艰难的惨状。邢英在吴孝廉的追问下,如实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吴孝廉不知道自己希望得到什么结果,吴春华考不上,怨他自己不努力,可孩子考得很好,是因为自己的历史问题耽误了孩子的前程。他望着在云中穿行的下弦月,沉默了很长时间,一言未发。烟锅中的火光在树荫中闪着光亮。过了很长时间,他在石板上磕掉了烟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用低沉的语气说:“做活也没啥了不起,只是春华太小,在生产队啥都干不了。”停顿了一下,叹口气说:“先睡吧,明天还要起早干活呢。”

吴春华只得苦闷地跟哥哥一起回房睡觉。也许是太小不谙世事,对这样重大的人生抉择,他伤心一会儿也就进入了梦乡。夜,依然是那样地宁静。

生产队的活干不了,吴春华只有背着挂篮上山打猪草,和汪申华一块割青草沤肥。混了几天,大姐吴晓轩回来了,听了这话,也很伤心。母亲病逝后,她无时无刻不记挂着几个小弟妹。对吴春华寄托着很大希望。如果学业有成,也不枉费父母养育之恩。如今这一切都落空了。吴晓轩怕父亲心里难过,劝了几句,带着吴春华上她家去玩。一天中午,初中刚毕业的魏鼎铭到吴晓轩家玩,按辈份,吴春华应该叫他表哥。恰巧,他也没考上高中,是同病相怜吧!听了吴春华说的情况,很惋惜,将初中的语文课本借给吴春华让他自学。

吴春华回到家里,抽空看看书,白天打打猪草,干些力所能及的杂活。一天午后,吴春华和孙秀莲一块上山打猪草,遇到了大队养猪厂的饲养员吴春三,他们一起掐了一会儿南瓜叶。吴春三到荒地里打葛条叶去了,孙秀莲悄悄告诉吴春华。“大队养猪厂要撤掉。以前场长黄永和跟几个年轻媳妇搞的不是名堂,一晚上疯半夜。跟王凤梅两个像明的一样,日同茶饭,夜同眠。社员反映大,上个月把那几个女的和场长都下放回家了。场上还剩吴春三和养猪场隔壁的康玉凤两个人了。”吴春华也不懂她说的是啥意思,盯着嫩嫩的南瓜叶忙着往篮子里掐。

从山上打猪草回来,吴春华在河边正好遇着清江街的同学齐昌武从毛坪回来,吴春华邀他到家里玩,齐昌武说就在河边坐一会。他对吴春华没被录取很同情。“叫家里去学校找找吗!刘德全他妈找了几次,学校又补录了!”

“我家也找了,看起来情况不一样,恐怕没有什么希望。”

他们坐了一会儿,齐昌武叹口气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回转身对吴春华说:“你去补习吗!有几个没考上的都在补习。”

“补习有什么用呢?我又不是学习成绩差。”

“哦哦,是的,是的。”齐昌武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说:“荆河农中招生,有几个没考上的也去了,不行上农中去?”

“上农中有啥用呢?”吴春华言下之意,将来又不能当国家干部,不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你太小了,又干不了活,在家混还是混了。”齐昌武看着吴春华说。

吴春华想,也是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低下了头……

吃过晚饭,吴春华一家人在廊檐下过道里乘凉。吴孝廉抽着烟,邢英洗完碗,用挽线扒子挽这几天起早歇晚纺的棉线,想赶在中秋节前上机子织布,冬天好做衣服穿。吴春华见没有别的人,即向父亲叙说了齐昌武的话。吴孝廉皱着眉头听,沉思了一会说:“你明天到荆河农中去看看吧!”

荆河是当时“清江大公社”的所在地,辖七盘、姚湾、清江、清水、五龙、红枫、荆河7个管区,离泉水庄还不到10公里。从312国道到荆河中心小学有一条便道,公社院墙外是稻田,门前是大操场,靠近老街道东边新盖了一排20间土木结构的瓦房,玻璃窗,独扇木门。这便是才创办一年的荆河农中。吴春华见学生正在上课,便从南向北一个个房间寻找,在北边第一个教室的隔壁房间找到了郑老师,说了自己的情况。郑老师答应去和吴校长商量一下。吴春华没什么事,随意在操场上踱步。

晚秋早晨的阳光给人一种暖意,稻田里的稻花散发着轻轻的清香,吴春华望着稻田想着心思。这个郑老师他是认识的。前一年郑老师和几个年轻老师实习时,经常到他们班听课。语文老师黄裕新“四书”“五经”的功底很厚实,也很傲气。说那些年轻老师“一肚子青菜屎,啥都不懂。”吴春华心中又犯起了嘀咕,跟这些人能学到啥呢?唉!还是先混着看吧!

过了一会,郑老师喊吴春华,说吴校长同意了,给他了一张字条,说,“回去带上书费、学费和行李,明天到初一甲班报到。”

吴春华不知是喜是忧,心思重重地回到家,向父亲说了去农中求学的情况。吴孝廉无奈地说:“好吧!先去混几年,养养身体再说!”

第二天清晨,吴春华带上父亲给的4元钱和继母准备的被褥、菜桶,又踏上了去农中上学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