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古 枫 (原创)  

2011-10-19 20:27:4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河清流绕过清油街头,经狮象山口由南向东流去,把清凉寺的松涛,象山的竹风,狮山的孤傲,月牙崖的险峻,一一抛在了身后。早春二月,独立在清水河畔,看着漫山的桃花,黄灿灿的迎春花,摇曳泛绿的嫩柳,河谷里刚刚探出头的新绿,一股清新的气息融入了心脾。望着开发的清油新街和狮子湾的移民新村,在苍翠的群山怀抱中,越发显得新奇。回首南山的壑口,古枫像一个巨人,仍倔强地矗立在群山之巅。

消融的岁月带给我许多记忆。打从儿时起,记得古枫就是我们那山沟沟的一道风景,也是一个明显的标志。

古枫有多少年了?有人说两千年,有人说一千年,到底植于何时,其实谁也说不清。盘根错节的树根扎在山崖的石缝里,从岭南长到岭北,大概是根植于深土的原因吧,无论是天旱雨涝,风霜雪雨,它依然傲立在山顶。当然,古枫没有花园里的花娇艳,没有赤、橙、黄、兰、青、绿、紫的颜色,也没有千姿百态的妩媚,只有季节的变化,让它机械地重复着苍老的体态变幻。春天、夏天是绿的,秋天是红的,冬天只有曲虬的枝干,故而它不招人怜爱,也没有人管护。

记得在清油上学的时候,每周都要经过古枫的树下。那时有一座山神庙,庙前还立了一块碑,上面撰刻着善男信女们捐钱修庙的数额。背着粮袋,提着菜筒,走一段上坡路,浑身燥热,每次总要在这树下休息一会儿,望着险峻的老君山,神秘的偏头山,生出许多的遐想。特别是夏天,几人合抱粗的古树,浓荫遮住了很大一块地方,山风吹来,凉爽异常。我们非常留恋这个地方,或闲谈、或嬉戏,或趴在石碑边辨认那些并不认识的人名……有时遇着暴雨,还可在小庙里避一会儿雨。总之,古枫下是我们一定要停留的地方。

离开学校后,很少再从古枫下经过。文革中,庙被扒掉了,连古碑也不知道了去向,只有那棵古枫,无视人间的苍桑,仍牢牢地根植于这块土壤之中,拥抱着这块土地。

或许古枫没有松柏耐寒吧,似乎没有太多的人称赞它,但古枫并没有因为失宠而改变自己。它依然那样地傲然,那样地挺拔,那样地苍劲,那样固执地重复着自己。荒山野岭中,席天幕地的背景,孤独的状态,风来云去,漫卷千古愁绪,湮没了重视它或不重视它的人……

我虽然喜爱万紫千红的名花,也喜爱四季常青的松柏,但我更爱这棵古枫。因为它本身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绿荫蔽日的是一种姿态,霜叶飘零的是一种姿态,枝干尽显的又是一种姿态。它顺应着自然变幻,也在不断地改变自我。就连光秃秃的枝干造型,也是刺向青天的装饰画,不失为天地间的一道独特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