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中华 的博客

低调做人,精心做事,追求完美,从善如流。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文化,讲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原任县委机关总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出版有散文集《山居情思》,《古度情结》,《川乡情雨》,小说集《枫桥夜拍》,诗集《馨雨集 》。有30多篇作品曾在中省市文学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散文《古渡》在第五届中国世纪大采风中获金奖:散文《不眠的夜》获“陈放杯”金奖,中国散文论坛“最佳创作奖“,并收入2007年《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陕西文学界》执行主编,商洛市写作协会会长,商洛市文联《山泉》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满山红叶时  

2016-12-15 15:36: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满山红叶时

     秋分刚过,满山漫谷收获着丰收果实的甜蜜,打开窗户,一股桂花的清香夹杂着学生的吵闹声飘进小楼。到下班时间了,收起志稿,提着公文包匆匆往回赶。

走进药店,妻子正做午饭,我急忙洗菜、剥葱帮厨。一阵忙乎过后,妻子说,有点不舒服。她前年得过脑梗,我耽心重犯,及建议说:吃了饭去县医院检查一下。她说:一会儿有一个人还要打点滴,4点再说吧。事情往往贻误在疏乎和掉以轻心之中,我想他是医生,也就没再深究。

县志要初审,我们都按分工加班加点改志稿。4点,我拿了两编稿件准备见缝插针改,给同事说了一下,即回到药店。妻子正在给病人打针。我问咋办,她说:先挂两瓶药再说。我找来不远处的蔡医生给她扎上了针。6点多,病人药滴完了,妻子的药也滴完了。我问:去县医院吧?她说:吃了饭再说。小事我从来不与妻子争执,他说啥就是啥,忽视治病不是小事,也就由她了。

回家吃过饭,她洗了澡,我也开始洗澡。妻子说:咋感到不舒服,头晕。我说:赶快去医院吧。急忙拿了医疗卡、银行卡和1000元现金,带着妻子出了县委大门。10点多了,没有车,我快步走到邮局门口,挡出租车,陪她走进了县医院急诊室。主治赵医生人很熟。即让作脑ci检查,可检查结果问题不大,脑干1x3mm  病灶已软化。妻子语言、行动正常。赵医生说:先住院观察吧。

我交了1000元费用,住进内二科观察。本来有一间特需病房,可按规定要在急救室观察。被服间有被子没有枕头,夜深了,县委大门早已关门,回去拿,会麻烦门卫,我想就一夜,委屈点吧。办完手续,妻子打针,我坐在床边守护;妻子看我疲惫不堪的样子,让我睡在他的床边,没有枕头,妻子枕着她的手包,我也枕着我的手包。8个病床,十几个人,整夜不停地有人走动、换药,说是睡,其实是在忍耐中煎熬。此时,我才感受到“人到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真实含义。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只感到头昏沉沉的,心里一阵阵觉得堵得慌。主治医生来了,我想,一个人病了,不能两个人都倒下,儿女们要上班,一定要休息好。在县委混了二十多年,医院年龄大一点的医生都比较熟悉,给刘科长说一下,回去拿洗漱用具,回到医院,女儿已将她妈搬到特需病房。

遵照医嘱,和女儿推着妻子去做透视和磁共振,检查的医生说:问题不大。片子出来了,也没有问题。从诊断观察,反应为阳性。刘科长和主治大夫王静感到很奇怪。我看问题不大,也没给儿子打电话。可女儿给她弟弟说了,下午儿子从铜川请假返回商南。看了诊断结果,大家心里平静许多。除了照看妻子,有空我看看县志稿件。

到第三天,妻子语言有些含糊不清,走路似乎也有些不太稳,刘科长立即让再做一次磁共振。我和儿子小心翼翼地推着妻子又去做磁共振,检查结果为:左脑有3x3mm病灶。王大夫立即调整用药。过了一天,症状明显有好转。儿子单位很忙,我让他先回单位。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也没有对别人说。县志年内要定稿,必须加快速度改稿,编辑部通知开会,我不得不说在医院照看妻子打针。黄督导带着编辑部的同事们走进了病房,妻子还是异常地感动。凡世的喧嚣和庸碌,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自然地奔涌,这大概是人在低谷中需要鼓励和安慰吧。

因为西街拆迁的原因,县医院要迁址到五里铺,医院提前几天就着手安排、做准备。我也怕忙不过来,让侄儿媳妇帮忙照顾妻子,我搬日常用品。由于准备周密,搬迁过程很有序,忙而不乱,病室准备很齐全,很快就安定下来了。新医院设备全是新的,病房在9楼,舒适、宽敞、光线好、卫生条件好、很方便。妻子的病情也慢慢好转了,我心里很淡定。可时间长了,亲戚、朋友们还是知道了,侄儿、侄女、外甥、邻居、朋友一个个都来探望,这让我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无奈和困惑夹杂着亲情的眷恋总在心中翻腾……

看来妻子稳定病情不是十天八天的事,县志稿件修改任务大,个人负责的编章个人比较清楚,我从家中拿来手提电脑,边照看妻子治疗,边改志稿。

国庆节到了,儿子带着媳妇、女儿回来,日子又充满生气。小孙女一天的关心、爱抚、问候、安慰似乎比药物的作用还大,妻子虽然语言有些障碍,还是高兴地逗孙女玩。走路也比较好了点,她白天坚持在屋里、过道走着锻炼。国庆节假结束了,我让儿子带着妻儿回单位上班。

早晨看着太阳从东山升起,傍晚仰望漫天红霞淡去的夜空,斜睨窗外农民忙碌的身影,让人感到苍茫的世界来去是那样的匆忙。从农村到小城,是那样的艰辛,妻子勤俭持家、扶老携幼,努力奋斗的往事依稀还在昨天。退休后她也没有停下拼搏的步伐,一个人支撑诊所十年有余,受尽了辛劳。望着病床上的她,不由得一阵阵地揪心。也许,上帝留给我们的时间也只有十几、二十多年了,我应该珍惜这宝贵的时光。我努力做好护理工作,白天,我守在床边,倒水,递饭,夜间,将床两边的护栏拉起来,有响动立即起来照看。也许病人身体不适容易动怒,有时她动不动发脾气,我尽量陪着笑脸。天下最好欺负的人是对自己最好的人,我想,我就是她最好欺负的人。

20多天过去了,病情好转的很慢,刘科长建议转院,到西安做脑血管造影检查。医院主治医师王青在西安二附院学习有熟人,帮我们提前联系好,儿子请年休假用小车把他妈送到西安二附院检查。王大夫的这个朋友很负责,他要休假,帮我们安排好了才离开。负责妻子治疗的主治医师杜赟是一个博士研究生,比较全面地介绍了妻子的病情和检查方法,让我们先住下。前两天是加床,在治疗室住着,空气流通不好,洗刷也不方便。儿子要护理,我怕他年轻瞌睡多误事,夜间我租一个单人帆布床睡在病床边照看。二附院技术虽然高,医院条件比县医院差的太多。办手续、治疗,总是排着长长的队,要不是儿子跑前跑后,我一把老骨头跑散也忙不过来。做脑血管造影,5点多就起来排队,儿子、小姨妹我们三个排队的排队、办手续的办手续,用车子推着病人到处跑,忙了半天才检查完。医院建议做脑血管疏通手术。慎重起见,亲家带我找到这方面的技术权威,帮助分析病情。西安目前技术尚不完全成熟,专家建议药物治疗。在反复斟酌思考过程中,沉淀所有选择之后,只剩下迷茫和无奈,我和妻儿商量,也只有“顺其自然”,采取保守治疗方案。

西安熟人少,也不需要买药,相对安静,我边照顾妻子,边改志稿,心里很恬静。第九天,医院催着出院,儿子又买了许多口服药,按妻子的意图,先送到临潼小姨妹家休养。安顿好妻子,我回商南加班加点修改志稿。

一周后的星期五,我又来到临潼,妻子见了很高兴,语言吐字不是很清,那笑容说明了一切。女儿也说,“从来没见过我妈对我爸这样笑过。”在经典的爱情里,没有规则、没有输赢、没有对错、没有英雄、没有智者、更没有天才,只会有两个傻瓜,牵着彼此的手,傻傻地活着,静静地度过一生。这大概是夕阳晚照的情义吧!

傍晚,彩霞映红了临潼的石榴园,秋天沉静在一片丰收的景象中。凭窗远眺,骊山无限风光。我鼓励妻子下楼转转,从电梯下来没走到20米,她就说腿挪不动,我意识到,完全恢复,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我内心很伤痛,一个利落、干练、要强的女性,被病魔折磨得不能自立。我要扶她,她甩开手,坚持自己走,我只有紧紧跟着她。走一段,歇一会儿,在广场转了一圈。回到屋里,她感到很累,我鼓励说:不要急,慢慢地锻炼,专家说两年内都是恢复期。她坚定地点着头。

星期六,儿子将我们送回家里,妻子感到一切都很新鲜,似乎病也好了许多。儿子嘱咐她,我也鼓励她,他很坚强。白天我去上班,她在屋里转个不停。晚上,女儿给他洗脚、按摩,我也不时地献着殷勤,让他按时服药,加强休息,过一段时间,明显有了好转。他在家里锻炼、爬楼梯,慢慢能绕县委、政府院子转一圈了。女儿建议把药店交给医院,妻子非常不愿意,我劝她保重身体最重要,她也只得作罢。一年过去了,她基本恢复了健康,不仅生活完全能够自理,还能做饭,扫地,干一些家务,平时总是忙过不停。我只有经常嘱咐她不能冻着、热着、累到,保持澹泊的心境。

如果人生是一段旅途,快乐与忧愁就是那两条长长的铁轨,在人身后紧紧跟随,唯一的是要冷静地面对,化险为夷,弯处取直,乱处求安。回忆往事的气息,就像樟脑的清香,甜而稳妥,分明的快乐,平静而怅惘,忘却一切的牵挂。

(商南县委办胡中华,邮编:726300)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